第三百四十九章 矛盾
作者:温焱 更新:2019-10-11

光核心成员就有五百多人,锦绣楼的规模还真是比想象中更加恐怖。

“信上只说,让我和你联系,便能得到我想要的帮助。”苏青珃看着梦萍道:“你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而你,又能帮我些什么?”苏青珃想了想又道:“除了我之外,你还这样直接帮助过什么人吗?”

“像我们这样的暗子,按理说是不会与外人接触的。”梦萍道:“我们只负责搜集消息,然后放在固定的地方。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上级单点联系,除此之外,如果接到总部传来的最高指令,也会以最高指令为主。这还是我第一次接到总部传来的密令。”

“像你这样,潜伏在西京的锦绣楼密探有多少人?”苏青珃问道。

“我不知道。”梦萍摇了摇头道:“我受训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三年。但那时候年纪尚幼,就算有什么印象,记忆中的同伴也早就变了模样。像我们这样专门搜集消息的,都是在目的地至少潜伏了五年以上。”

受训三年,潜伏五年。

苏青珃暗自算了算,心中一惊。这张巨大的消息网络,居然比锦绣楼出现得还要早。

“这些都能告诉我?”苏青珃问道。这已经超出了合作的范围,梦萍说出的是更深层次的东西。

“或许有些东西您看不明白。”梦萍拿着那张迷信,喷上一些特殊的药水之后,上头浮现出了一些奇特的符号。“这串密码解开。有一道单独下给我的命令。”

“什么命令?”

“无条件帮助您,还有解答您的所有问题。”梦萍道。

先有七窍玲珑珠,后有封奇特的密信。锦绣楼对她的态度实在太过暧.昧和诡异,不只是友善,甚至算得上是讨好了。

苏青珃相信,世间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若是有谁无条件的对一个人好,要么便是另有所图,要么就是沾亲带故。

苏青珃不认为锦绣楼想在自己身上图些什么,从看到七窍玲珑珠时隐隐出现的想法变得越来越强烈。这锦绣楼。只怕和苏宗越关系颇深。

梦萍毕竟只是锦绣楼一个小小的密探。在庸王府或者西京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事情她或许知道很多。但是关于锦绣楼内部的秘辛,以她的职位来说,却是触碰不到了。

“苏姑娘,先前几天。我并不知道您和锦绣楼的关系。所以才会听从王爷的命令……”梦萍有些犹豫道。

“别说你了。”苏青珃笑了笑道:“今天之前。我也想不到自己和锦绣楼有什么关系。更不知道锦绣楼主会送一份这样的大礼到我手上。”

见苏青珃没有怪罪的意思,梦萍松了口气。

她想了想道:“若我没有猜错,王爷这几天是去了南楚。至于具体做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明天王爷一定会回来。虽然王府极少有人知道,王爷也从未操办过。但我知道,明天是王爷的生辰。”

“秦相柳若是回来,我就更走不脱了。”苏青珃面色微沉。早在两天前王府下人开始布置的时候,苏青珃便知道,秦相柳的归期不远了。

“那么,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逃出去。”苏青珃看着梦萍道。

梦萍咬着嘴唇,显得有些为难。她潜伏在庸王府这么多年,虽然还是有些地方摸不透看不明白,但终究还是熟悉一些暗门密道。再加上这些年经营的小部分关系,若是全部动用起来,约莫有四五成的把握将苏青珃弄出去。

但这也仅仅是出庸王府。过不了几个时辰,梦婷或是慕容蓉蓉便会发现不对。如此一来,梦萍的身份必然会暴露。她的下场如何尚且不说,苏青珃也绝对没有时间逃离被秦相柳心腹把持着的西京城。

到最后,很可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还是做无用功。

她犹豫片刻,终于对苏青珃道:“不知道苏姑娘是只想远远的逃离王爷身边,再不看见他。还是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青珃问道。

“这西秦,如今各方势力隐忍不发,王爷早些年布下的暗子却起了大作用。”梦萍道:“最迟明日王爷便会回来,留给姑娘的时间便只有不到十二个时辰。一旦王爷发觉,必定动用全部的力量找寻姑娘。”她欲言又止道:“就算梦萍想办法帮姑娘今日出了王府,只怕用不了两天姑娘便会再次被王爷找回来。到时候,王爷只会派更多的人来把手,将姑娘看得更加严密。”

还有一句话梦萍没说。那个时候,梦萍的身份被人揭穿,苏青珃不止要面对更多的守卫,更是孤立无援。情况绝对要比现在糟糕得多。

“你说得对。”苏青珃轻声叹道。梦萍说的这些点,她早就想到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后来她再没有强行闯出庸王府。

就算她真的找到办法逃出去,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秦相柳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再次不折手段的将她抓回来。

“苏姑娘如此冰雪聪明,心中自然早就有了计较。”梦萍说着眼波微动,却并没有把话说透、说完。

“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更加坦诚些。”苏青珃窥破她的心思道:“有些话,不管我知不知道。或者,你认为我知道,或是不知道。我都希望你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虽然你不说,从你的眼睛里我还是能读出来,但那终究不一样。

“我只是,有些太紧张了。”梦萍呼了口气,面色有些复杂道:“一个人要是习惯了伪装,习惯了谨小微慎,就会成为一种习惯。到了要说真心话,说实话的时候,也开始担心受怕,畏首畏尾起来。”

梦萍说着,探头小心的看了看门外。

屋门敞开着,能够直接看见院子里的梧桐树。一眼望去,并没有其他人在,可是她却总担心暗地里潜伏着什么人。一个合格的细作和探子,就应该像张泉一样,即使空无一人时也将角色扮演得完美无瑕,不露破绽。

“放心吧,周围没人。”苏青珃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道:“除非,有武功高出我三个等级的高手在。否则,瞒不过我的感知。”

超出苏青珃三个等级的高手,已经是宗师大圆满接近大宗师的境界了。此刻中原除了花吟夕,这样的老怪不足一个巴掌。秦相柳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请不动一个这样的高手来给他看家护院。

“蓉蓉和梦婷以为我们在研究刺绣,铁定要磨磨蹭蹭到用晚膳的时候才回来。”苏青珃又道。

秦相柳布置的护卫都守在梧桐院外,此刻慕容蓉蓉和梦婷不在,偌大的梧桐院便只有苏青珃和梦萍两个人。

“姑娘想知道些什么?”梦萍放松心神,却仍然正襟危坐道。

“如今中原武林,中原各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就算暂时还隔岸观火的,不久之后,怕是也会遭到战火侵袭。”苏青珃道:“很奇怪,这次的中原大劫,虽然看上去是形势所迫,机缘巧合之下发生的。但有心之人若是认真推敲,并能够看见,这其中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有某种若有若无的关联。”

梦萍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大吃一惊。

她自然也发现了其中的关窍,但她的发现是因为这本就是她的任务。一个合格的探子,需要有敏锐的观察力,也要有一颗多疑的心。只有先怀疑,才会去证明,证明之后,便能够辨别真假,发现真相。

梦萍的发现,是因为有无数的消息作为支撑。而苏青珃,则是全凭直觉、分析,以及一些蛛丝马迹,便窥破了端倪。

“庸王这名字,还真是起得不尽不实,起得讽刺。”苏青珃语带轻讽道:“他若真的平庸逊色几分,或许天下还能多几分太平。”

苏青珃明显的捕捉到梦萍眼中闪过的一丝不悦,尽管她飞快的低下了头,苏青珃还是一瞬间读出了她的心思。

就算身份是锦绣楼的密探,就算接到指令说要无条件的配合苏青珃。梦萍心中,还是与那位温厚儒雅的庸王爷,更加亲近些吧。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矛盾。梦萍可以提供她所知道的所有消息给苏青珃,就算知道这些消息会对秦相柳的计划造成莫大的破坏。她还是会尽忠职守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是另一方面,如果苏青珃或是任何其他人说着庸王,说着秦相柳的坏话。梦萍还是会不自觉的心生不悦,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站在王爷那一边。

或许,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不仅仅是绫十二。那个自以为装出来,伪装出来的梦萍,也是一部分真实的她了吧。

“现在外头是一团乱麻。”苏青珃不再深究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言归正题的道:“想要解决这一切,要么就用更大的力量快刀斩乱麻。要么,就找到这一团乱麻的源头,将一切抽丝剥茧的解决掉。”(未完待续。。)

ps: 提前祝大家五一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