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穿越(下)
作者:红颜祸水 更新:2019-10-11

我眼看着一切往着完全未可知的方向一路奔去,在这个女人的大力的枕头风下,火器运用的远比我那个时空要深入的多,原本要关闭的港口不但好好的,还另增加了两个,这不是把机会送给那些逆贼么!我在一旁看的焦急上火,这边儿皇帝却是一心一意收拾‘烂摊子’,反清逆贼一直存在,不过是先辈们压得狠了,一直龟缩在江南一代,原本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了,那什么倡导自由贸易,鼓励商人出国经商的旨意一下来,完全给了那群逆贼出国购买火器的机会!即使江南闹得再风风雨雨,这一切也被皇帝死死压住了,后宫里是丝毫不知,太子也帮着皇帝瞒着,生怕那女人心生愧疚。实则,这两笨蛋全都多虑了,这女人比谁都清楚,比谁都心狠,恐怕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火器大规模配置会产生什么后果,但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必经之路,我虽不赞同,但也知道,这女人知道远比我多得多,便也慢慢静下心,看着她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钮钴禄氏果然没有另我失望,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会对一个女人深报期待,但是眼看着她先是借着扶持他的儿子建立海军,立下大功,平定大清五百里海域,勾的整个八旗都对她手里的火枪大炮垂涎三尺,一举奠定了火器的地位,再然后又以与火器相匹配的现代军法,布兵之法,整整一套详细的练兵之术,他儿子拉着自己手下精兵良将出来显摆一圈,在皇帝面前进行了一次大型的军事演习,只把皇帝看着龙心大悦,满□□赞。八旗也不是傻的,自家的兵一拉出来,不要打,只看精神气儿就高低立下了,至此,整个八旗才是真正服了钮钴禄氏,也认了玄元夫人这个超品尊称。这么一个彪悍的女人,她担得起!

康熙35年,我冷眼看着那对皇帝父子自顾自的一个退位一个登基,全程没大臣什么事儿,十分顺利的做完了交接。皇帝想退位,我跟了这么多年也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我从未想过,因为一个女人,竟然连最爱的皇位也舍得不要。此时才是切身体会,我与这个人真的是两个人,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个体。这个世界的大清已经跟我的那个完全不一样,我十分好奇,这样一个年轻的皇帝会将大清带向何处?所以,眼看着太上皇带着钮钴禄氏欢脱的微服去了,我也没想跟着过去,终究我心里儿女私情永远比不上国家,我依旧留在了紫禁城,看着与我那个可怜的太子完全不一样又十分相像的孩子。

新帝做的十分好,并不急于全盘掌控朝臣,他不愧是太上皇和钮钴禄氏费尽心血培养出来的,隐忍多时,该出手时真是一击即中!我的保成若是有这个孩子的心性该多好,难道就因为多了一个钮钴禄氏,连兄弟匿墙都没了?皇位这么一个香饽饽,新帝的那些兄弟却真是一点野心都没有,个个忠心的很!我心知自己当年做错了很多决定,只是此时再看看太上皇的儿子们,终于还是承认了,我比不上他。起码,他培养了一个明君,孝顺的儿子,恩爱的女人,纵使因为和寡妇有染,但这点微末名声比起大清翻天覆地的变化,实在是不值一提。前世他确实太过注重名声,为此滋生了多少贪污.。至此,就算我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太上皇这辈子确实要比他成功多了。

太上皇带着钮钴禄氏出去了不到两个月,又火急火燎的回来了,原来竟是钮钴禄氏有了,这是老蚌生珠啊!不知怎的我也期待起来,真不知道,这两人血脉的延续会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太上皇和新帝一致觉得钮钴禄氏肚子里的是个儿子,压根不听太医说什么还不确定的话,也没把钮钴禄氏想要个女儿的话放在心上,两人对待钮钴禄氏简直比皇后肚子里的那个还要重视。皇后肚子里的我知道是个女孩儿,这两个皇帝想要个嫡子是不可能的。对于皇后,我也是很纳闷,难道前世我的眼光就如此差,而且还一直觉得皇后是个好的,是保成不争气连累了她,可这个时空看来,当真不是如此,只是皇后藏得比较好罢了,而且,自己的保成也没有这个保成来的更善于发现人心。

十个月后,钮钴禄氏如她的愿生了个女儿,太上皇迫不及待的冲进了产房,也不怕晦气。我等在外面,看着小格格的两个哥哥扒着门框抓耳挠腮的样子不觉好笑。小格格一生下来就被封了公主,两个皇帝金口玉言,从她的出生便昭示了这个小姑娘一生的荣宠。自从小公主出生后,我便不再跟着太上皇或者皇帝了,我转而围着钮钴禄氏转,我很想看看这个女人会怎么教养她的女儿,一定很精彩。

太上皇和钮钴禄氏并没有在宫中待许久,孩子满月了,便带着一道去了汤山的行宫。钮钴禄氏很喜欢泡温泉,听说泡温泉延年益寿延缓衰老,看着钮钴禄氏四十好几的年纪了,皮肤依旧白皙光滑,可见温泉真不错。太上皇很宠爱这最小的女儿,简直可以说是溺爱,反观钮钴禄氏,简直没将女儿当姑娘养,念书识字什么的已经是小事,从小也跟保成当年小时候一样练功,骑马射箭样样不落下,要是女孩儿能科考,心蕊这丫头一定是个文武全才的状元郎。这些都不是稀奇的,稀奇的事,心蕊六岁那年,钮钴禄氏瞒天过海,将女儿送到了军校去。我每日看着太上皇乐呵呵的听女校的老师如何赞美他的宝贝公主,乐的跟傻子似得,真觉得这个白痴可怜,被一个女人蒙成这样,心爱的女儿跟一群野小子混在一起,将来可怎么好!我简直比谁都急,也不知怎的,我就是喜欢心蕊那小丫头,看着就神气的小样儿,浑身的软肉,可惜我碰不到。

我实在是紧张心蕊在军校的生活,她一个女孩儿要是被发现,将来可就彻底的完了!就算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可名声不好了,硬是赐婚将来也不见得能过好日子。我忍不住每日跟着心蕊去军校,钮钴禄氏放心我可不放心,就算碰不到,我也要亲眼看着才安心。好在钮钴禄氏的手段也不是看的,心蕊从小又聪明,被太上皇和钮钴禄氏教出来的姑娘必定是不一样的,大气活泼聪慧,又有大侄子(保成和贤贵妃的大阿哥)当掩护,小小的孩子混在军校里简直如鱼得水,看着她身后跟着的一溜烟的小弟,王爷家的,郡王家的,八旗大姓的,我真是无比自豪,瞧瞧丫头收的小弟,在家里都是小祖宗似得,到了心蕊面前那就是个跑腿小打手~

心蕊的日子过的风风火火,在军校她是以钮钴禄家远房亲戚的身份入校的,所以大阿哥一直替她‘撑腰’别人也就不奇怪了。后来皇上的其他阿哥也陆续入校,对着心蕊同样客客气气,有人奇怪过,只爱兰珠首尾收拾的实在干净,让人查不出什么,也没人有胆量怀疑大清最受宠的公主混在军校里,这事儿后来也就慢慢淡了,只军校的学生对心蕊更加忌惮,更加不轻易招惹罢了。

我看着心蕊过的快意,心里也开心,钮钴禄氏虽然胆大包天,但不得不承认她对待孩子的教育还是有一套的,只可惜,小姑娘的快乐生活到初级中学为止了。心蕊的发育有些晚,这些年除了越大人越苗条之外,其他的没什么变化,大家都是长个子抽条儿的时候,又是在军校,每日训练,都是一副竹竿儿的样子。可心蕊是女孩儿啊,年纪到了就会发育,女校的孩子初中的时候胸前就已经有两团了,可心蕊还有老大家的那个格格这两孩子怎的就还是平的?为此我担忧了好久,莫不是一直跟小子们一块儿出毛病了?好在,我的担忧是白操心了,初中毕业的暑假,心蕊总算来了月事,如此,心蕊就再也不合适留在军校了,我的担忧终于可以结束了。

心蕊也知道自己这样儿不能再去军校了,可她更加不愿意去女校,为此,在钮钴禄氏面前简直是撒泼打滚,她甚至自作主张的让太医开些暂时绝经的药来,后来太上皇知道了,第一次狠狠抽了她一顿,亲自动的手。心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着好些天都没有理她皇阿玛,后来还是太上皇讨好的说带她出去旅游,这才和好了。出去玩了一圈儿,回来后,心蕊思考了半天,觉得这次她额娘可能也是没法子了,转头就去找他皇帝哥哥去了。皇帝六岁往上的儿子都在军校里读书了,自然知道心蕊的事情,只不过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免得将来被他皇阿玛削一顿,一边又命令自己的儿子们无论如何要给心蕊还有其他三个姑娘做好掩护。阿哥们自然各自都是有私心的,有些偷偷告诉了自己母妃,后来这位阿哥便体弱了,再也不能去军校读书了,只能在宫里请个太傅。这在如今的大清简直就是绝了这位阿哥的将来,皇帝的儿子哪个不是文武双全,偏他体弱,只能认几个字,太傅甚至都不教他四书五经之类的,就是应付了事。那位妃子也因此失了宠,从此再也没有人敢用心蕊在军校这件事起任何小心思,一心一意的护着这位小祖宗毕业,他们也就解脱了。在皇家,阿哥永远比公主重要,哪怕是最受宠的公主也是比不上阿哥的,偏偏大清的这位天佑公主例外,皇帝用行动证明了,儿子废了可以,宝贝公主不能出一点闪失,因为他额娘再不能给他生个这么聪明可爱贴心的妹妹了!心蕊不过是在军校读书,碍着他们什么了?偏要无事生非想要坏了心蕊的名声,真是其心可诛!

“皇帝哥哥,除了你再没人能帮我了!皇阿玛不准太医开药,你让太医偷偷开!”我在旁边看着心蕊谄媚的给皇帝捏肩捶背,一边问舒不舒服,一边还得继续装可怜,道:“我又不是不懂事儿,我问过太医的,那药喝了对身体无什妨碍,只推迟罢了。皇阿玛偏不信,还威胁人家要看人家九族,现在太医们看到我都绕道走!”

“噗——咳咳咳,心蕊啊,俗话说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无缘无故的乱了生理,这对身体肯定会有影响,你看,额娘不是也没开口替你说话么,说明那药确实不好,太医说没妨碍,不过是他自己本事不到家,没查出来罢了。乖,你若不想去女校便不去了,住在宫里,每日也能打枪训练的,为何非要跟着一群野小子瞎闹腾呢?你是个女孩儿,将来是要嫁人的,乖乖的啊~”

“一个人多没劲啊!我们除了训练,还有格斗,团体战,好多活动呢!你让我一个人住宫里,我早晚要憋死啊!皇帝哥哥,帮帮忙嘛~皇帝哥哥这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心蕊嘟起嘴,搂着保成的手臂,一个劲儿的摇晃,摇的保成的心都快化了。从小到大,他对这个妹妹简直无有不应,简直恨不得什么事都给她办好了。偏偏他们有个二十四孝的老子,心蕊身边的大小事儿,他们皇阿玛一手包办了,压根没他什么事儿,如今好容易有表现的时候,保成怎能忍得住?后来保成想了个绝招,心蕊的成绩一向好,格斗上或许还会输给某些人一筹,但是军法上整个军校没人及得上她,凡团队战只要她领队次次冠军。心蕊这才初中呢,八旗的军队,皇家海军哪个不是盯紧了,只等她一毕业就抢人!当然,他们必然是抢不到的,只是这不妨碍保成以给大阿哥添助理的幌子将心蕊安排给大阿哥做伴读。伴读么,其实是个幌子,大阿哥比心蕊大两岁,刚好升入了大学部,学习主要是以实践为主了,大部分时间并不在学校。心蕊这个伴读还在上学,那么就一个月挑个几天到大阿哥身边当差好了,正好解了心蕊来月事那几天的问题。

皇帝这法子解了一时之危,我在旁边看着这对兄妹你一句我一句的商量好了,简直直摇头,来月事只是第一步,女人家的事儿多着呢!果然,顺利进入高中部没多久,心蕊便发现身材开始有女人味了,并且,手下们时常跟她说话时,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看着她发愣,有些直接说她比他们家里的姐妹们还要漂亮,当然,说这话的,被心蕊收拾了一顿,后来再没人敢说了。只是这也给心蕊提了个醒,早上穿衣时便在腰上垫了沙包,既锻炼了身体,又看着腰没那么纤细了,胸部也用上了缠布,至于这张俏丽的脸蛋,心蕊毕竟还是女孩子,下不了狠手折腾自己的脸,再说了,有她九哥哥在,那才是真的比女人都艳丽,大清第一美男子这称号永远落不到她头上。

心蕊在高中部的生活终究没能撑过一年,从进入了初中部开始,每学期都有团队战,以班级为团体,进行对抗赛。初中部的还好,年纪小些,对抗赛都是在学校自己开辟的训练场比赛,有点像现代的CS之类的。而升了高中部之后,对抗赛全部是野外实战了,并且不是以班级为单位,而是以年级。高中部的对抗赛连皇帝都是关注的,无论谁,哪怕皇子都不能缺席,缺一次就留级,年前的对抗赛正好心蕊来了月事,硬是带着姨妈经上场,结果可想而知。当时她的手下看着心蕊屁股后面的血迹以为她受伤了呢,有个拿着绷带非要给她包扎,其余的也劝,挣扎间有个不小心碰到她的胸部,那神色简直不敢置信,还不确定的摸了又摸,心蕊本来想装作爷们儿的大方让他摸的,她一向包的好,手感虽然软,但顶多让人觉得没练出胸肌来罢了。可心蕊终究是个姑娘,这般被人家一再用力按,一时没管住自己的手,扬起来就给了那家伙两耳光,只打的那傻孩子两面巴掌印子,蒙头蒙脑的。

能进入军校的还能升上高中部的,都不是傻子,衣服后面有血迹,胸口有软肉,他们是经常训练的,早有胸肌了的!再联想到老大每个月都要跟着大阿哥办差,偏偏他们家也有在宫里当差的长辈,从来没从长辈们嘴里听说过老大在大阿哥身边当差的什么事儿,然后固定的那几天不来学校,想着想着,看着心蕊的目光就不对劲了。

心蕊挥巴掌之后就知道出事儿了,果然,见手下们一脸惊疑的神色,知道秘密是保不住了。

对抗赛结束之后,心蕊回到皇宫,瘪着嘴和保成说了比赛时的事情,皇帝听到自家宝贝妹妹竟还被占了便宜,恨不得剁了那谁的爪子!但现在最要紧的是妹妹的名声,皇帝立马就召见了自家妹妹的那些手下们。那些孩子差不多也猜到了自家老大是哪位,听到皇帝召见也没多惊慌,整了整校服,镇静的入了宫。他们了解自家老大,不是小心眼的人,更加不会要封口杀人,可能只是皇帝警告他们不得泄漏。果然,见到皇帝,确实没有要打要杀的,只问了几句他们的课业,赏了些东西,其余什么也没说,只大家心里面清楚,皇帝特给他们脸面赏东西,他们就得识趣,老大的事情一个字不能漏。只是,老大真的是个女孩儿,还是大清最尊贵的公主,他们竟然和公主一道相处了十几年!简直跟做梦似得。

太上皇是事后才知道这件事的,那时候心蕊还坚持上学呢,他的那些手下对她还是那样,好似从来不知道她是女孩儿似得,这点心蕊特别满意。只可惜,太上皇如今再怎么不管事儿了,他还是皇帝,有自己的人脉,这么大的事儿,迟了十来年,他终究是发现了。第一时间就从军校把心蕊拎了回来,关了禁闭,什么时候头发长长了,像个格格了,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心蕊被关了禁闭,我便无聊了,每日里除了看她如何跟奴才们斗智斗勇的逃出去,再没有其他事情做了。钮钴禄氏对自己女儿被关了也没说什么,太上皇气的不清,她全副心思想着怎么让人消气呢。

一日,看守心蕊的奴才惊慌的禀告公主不见了,太上皇什么反应我基本能猜到,心蕊能逃出去,皇帝和钮钴禄氏出力不少。皇帝终究和太上皇不一样的,她的疼爱和太上皇的疼爱也是不同的。太上皇心疼女儿,要给他找个在京的嫁了,在他眼皮子地下,快乐无忧的过日子,等他走了,还有做皇帝的哥哥接着护着,心蕊这辈子荣宠不断,不怕夫家对她不好,他也放心。这是太上皇的疼爱,没有不好,真实真心,是做父亲的对女儿最大的期望。而皇帝毕竟是不同的,他不觉得女人干不成大事,看罗科的妻子帮着丈夫海外征战,北美若是没有她,定没有如今这般顺利,再看他额娘,一个女人改变了大清,才有如今的强盛。心蕊有谋略有胆识有心胸有气魄,完全具备上位者所需的各项要求,为什么不能闯一片自己的天下呢!皇阿玛想的是好,可心蕊难道就不能有第二种选择?去北美当个女总统,发挥她的才干,实现她的报复,这难道不好么?

我从小看到大的小公主就这么走了,我飘在码头上,目送护送她的战船越走越远,直至消失,想着,是该离开了。

我回到了地府,阎王问我可服气。我答服气。阎王便要我去投胎,我不急,一直都留在望穿桥上,等了好些年,终于等到了太上皇和钮钴禄氏携手而来。他们看到我很吃惊,钮钴禄氏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一会儿便想通了,对我笑了笑。人死万事消,太上皇虽然很好奇,却也没有多问,他拉着钮钴禄氏的手便要一道去投胎,好来世再做夫妻。我默默跟着他们,在人间道,我劈手夺过钮钴禄氏的手,在太上皇的咆哮声中,心满意足的跳进了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