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小宝贝
作者:浅沧悯 更新:2019-10-11

  忍足本家

  “父亲、爷爷,你们说真的吗?”忍足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家父母与爷爷。

  “侑士,你那是什么眼神?”忍足爷爷呵斥自己的孙子。

  “不是啊爷爷,我们都是男人,你确定这么做妥当?”忍足试图进一步沟通,实在不敢想象萧萧知道后的反应。

  “就因为你们俩个都是男人,所以才有这个办法。谦也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么?!这还不是为你在善后!”虽然在自家儿子的开导下接受了孙子的恋情,而且萧萧那孩子的确乖巧可爱不比女孩子做媳妇差。但是……这家大业大,还是不放心交给旁系。

  “那有差别吗?怎么都是谦也的,何必要多此一举。”忍足实在想不通了,干嘛无缘无故让自己养儿子。

  “笨!你养大的,以后就叫你父亲,知道吗?!”忍足爷爷快被偶尔搭线的孙子气死了。

  “爷爷,第一次见你那么说话,小心哦~”忍足悠闲地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打拍子。

  “给我把脚放下,像什么话!我已经和神家说过了,他们没意见。你现在跟我们去看看那孩子吧。”忍足爷爷站起身,径自走向门外。

  “父亲,你也由着爷爷胡闹?”忍足双手插口袋,笑问自家爸爸。

  “侑士,别那么说爷爷。”忍足妈妈拍了拍儿子的手臂。

  “母亲,我是真的觉得不妥。”忍足难得摆出孩子气的表情向母亲抱怨。

  “多说无益,我同意的。你们也很闲!”忍足爸爸直接堵住儿子的嘴巴,严肃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跟着自家父亲一起走出去。

  “嗨嗨,我知道了。”忍足夸张地摆出认命的表情,垂头丧气地跟着两位“领导”走了出去。

  “呵呵~”忍足妈妈看着走出去的三个男人,忍不住掩嘴轻笑。

  几个小时候后,在忍足谦也也就是自己的堂弟那抱到孩子,看着稀疏毛发的小婴儿,忍足就想收回刚才拒绝的话语。看着小婴儿在自己怀中打哈欠、皱小小的眉头、睡觉的可爱模样,忍足就想到了家里的大孩子,第一次见自己的小爱人,自己也是这样抱着他,看着他稚气的睡颜就莫名的满足,当时那一刹那莫名的心动也是俩人爱情旅途的开始。

  微笑慢慢在陷入沉思的忍足脸上浮现,看着婴儿的眼神更是温柔到揉出蜜来。

  “我可以保证,他肯定不是在看儿子。”谦也搂着老婆,调侃地对众人说。

  “那眼神,明明就是在看萧萧嘛。”谦也之妻笑说。

  “哼!刚才还和我顶嘴。”忍足爷爷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爷爷的话一出,大伙又看了看笑的越发肉麻的侑士,纷纷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他们开心就好了。

  ==============================================================

  下午,温暖的太阳透过半掩的窗帘照射在窗台边的躺椅上。萧萧蜷缩着身子躺在椅上,黑色的发丝散乱在脸上,手边还放着一本翻开的书,显然是看累了才睡着的。暖暖的温度让睡梦中的萧萧舒服地想要呻吟。

  门被轻轻打开,抱着婴儿的忍足看着自己料想中的画面,忍不住宠溺地笑了笑。抬腿走入房中,没想到怀中的小人转醒,小小的黑色眼珠瞪圆了看着忍足,忍足对着孩子做了鬼脸,逗笑了他。小小的拳头了挥了挥,忍足把婴儿放在床上,抓住挥动的小手凑在嘴边嗅了嗅,痒痒的感觉,更是让小婴儿嬉笑得欢快。

  躺椅上的萧萧被清脆的笑声影响,沉睡的身子翻转了下面对着床铺,红润的嘴巴微微噘起还咂吧了一下。忍足看了看小爱人,又看了看笑的可爱的小孩,幸福感充满心头,果然像极了萧萧。

  把萧萧放在床上,再把正在用小眼睛四处打量的孩子放在萧萧身边,让萧萧的手搭在小孩身上,好让他一醒来就能发现这个惊喜。最后盖好被子,忍足转身走出去让管家准备晚餐。

  迷迷糊糊中,萧萧总觉得脸上痒痒的,还时不时得有湿湿的感觉,身上更是重得可以。但是睡眠的诱惑让他不想醒来,用手挥了挥便不去理会。

  “啪!”很清脆的巴掌声。

  “啊——”萧萧捂着脸醒来,错愕地看着身子上方一个可爱的小脸。

  小婴儿大大的眼睛直直望着似乎仍然很惊讶的萧萧,在沉默许久对看许久后,小婴儿很是大方地送了一个笑脸给萧萧,煞是萌人。

  “……嗨~”萧萧白痴的对着小婴儿Sayhello。

  “啊~啊~”不会说话的小婴儿,对着萧萧“啊啊”的直叫唤。

  ………………

  “啊啊啊啊啊——”萧萧抱着小婴儿猛地坐起身,然后发出尖叫。

  “哇哇哇——”小婴儿被吓着了,配合着萧萧的尖叫开始嚎啕大哭。

  “怎么了怎么了?”才刚准备上楼叫人的忍足,赶忙冲进屋内。只看见,萧萧手足无措地伸直手臂,僵硬地抱着正在使劲哭泣的小人。

  “这、这、这……侑士,这个是什么?”

  “我儿子。”忍足耸了耸肩,慢步走入房间坐在床边。

  “你儿子?你说是你儿子?”萧萧蓦地沉下脸色。

  “是啊~”忍足继续置身状况外。

  “很好。”萧萧用力把孩子往忍足怀里一塞,迅速掀开被子下床,走入更衣室开始收拾衣物。

  “萧萧,你做什么?”忍足拍了拍孩子,然后把他放在床上拉住萧萧。

  “哼。你都有儿子了,还要我做什么,我回家,马上回美国。再见,哦不是,是永远不见。”边说边穿梭在更衣室内。

  “呵呵~”忍足忍不住笑出声,看着萧萧快要哭得红了眼眶,心疼又无奈,一把搂入怀中,不顾他的挣扎,硬是紧紧抱住。

  “你放开我……放开……”

  “小笨蛋,去掉你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么多年了,还不信任我吗?你比的生命还重要,我会像你脑中想得那样吗?”忍足的嘴巴贴在萧萧的唇边,低沉地说。

  萧萧仔细想了想,但还是不想低头,哼哼的别开脸,却没想擦过忍足的嘴唇。火一下子点着,更衣室内只有吮吸的暧昧声与低低的呻吟。被迷得神魂颠倒地萧萧,满足地红着脸靠在忍足肩上,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忍足的背。

  “走吧,小家伙大概要闹了。怪我没说清楚,是谦也的小孩,爷爷为了继承人的事特意抱来让我们养的。哎……别多想,爸爸的意思是觉得我们太闲了,刚好你也没事,你的身体不适合出去工作,就在家让小家伙陪你玩吧。”忍足拧了拧萧萧的鼻子。

  “是吗?快快,去看看我的小玩具去~”萧萧一听陪他玩,立刻来了劲头。

  忍足被拖着走出更衣室,脸上尽是哭笑不得,说陪他玩,他还真认为人家是玩具啊?!唉唉……希望今后不会多出麻烦。

  生活一

  小家伙在忍足的照顾与萧萧时不时的“施虐”下,很正常的长大了,取名忍足慎。小慎到了牙牙学语的时候,萧萧总是会在晚饭后把他抱走,然后一进书房就是几个小时。忍足想要窥探,但就是进不去。

  “来,叫爸爸~”从医院回家的忍足,放下公事包就抱起正在搭积木的小慎教他说话。

  “……”小家伙只是愣愣地看他。

  “乖乖~叫爸爸~”忍足把他举得高高,然后摇来摇去,就是想逗得小家伙说话。

  “@%¥……”小慎大人终于开口了,只是很酷地小小声说了几个字。

  “什么?”忍足把小孩放在腿上坐在沙发上,凑近小嘴巴听。

  “妈妈……”清楚了。

  “……”

  “萧萧!!!!!”怒吼响彻忍足宅。

  生活二

  叫爸妈的任务,忍足算是失败了。但是在大家的纠正下,和萧萧不情愿地改正下,小慎终于能看清楚事实了。不过……这小家伙越长大,这忍足就越头疼,巴不得再把他塞回他妈妈肚子里去。

  这不,晚上想与萧萧亲热亲热,开场才做一半,就差临门一脚了,门被推开了。

  俩人迅速抓过被子盖好,然后抬头看向门口。咱们的小宝贝,正抱着小抱枕,光着小脚、揉着眼睛,模样煞是可怜。

  “怎么了?”萧萧抱着被子坐起,想冲过去抱抱但是无奈衣服还在地上呢。

  小慎不说话,只是小跑步冲到床边,从被子边沿钻了进去,直接丢掉抱枕抱住萧萧的腰磨蹭。

  “嘶……”萧萧倒抽口气。这火还没消,小家伙居然直接磨蹭自己的敏感部位。

  忍足眼眸一暗,猛地拉过小家伙就想把他丢回房间去。

  “不要不要……我要爸比……萧爸比……呜哇……”被忍足拎着,难受得在空中挥动小断腿。

  “我看你再演戏。”忍足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四岁就会骗人的小家伙。

  “爸比……”扁着小嘴,可怜的吸吸鼻子,湿润着眼眸望萧萧,小短手使劲张开。

  “侑士你干嘛?!快给我。”萧萧迅速弹起身抢回小慎,“不哭不哭,爸比在这里。睡吧~”

  “爸比,爸爸好坏,小慎好怕~”把哭泣的小脸埋入萧萧□的胸膛,尽情地呼吸萧萧的香香味道。

  这小色狼!这是忍足现在眼前看到的。

  “我们别理爸爸,爸比疼你~”

  “爸比,小慎就和爸比一起,不要爸爸~”使劲磨蹭。

  这小混蛋!

  “好好,不和爸爸一起~爸比就喜欢小慎。”

  “爸比~小慎长大了,就娶爸比,然后我们一起~不要爸爸~”加快磨蹭力度。

  “好好……嗯?”这句话谁教他的?!

  “忍—足—谦—也—我和你没完!!!你个小混蛋,明天再与算账!现在,给我回房去。”不理会萧萧,直接拎着就走人,“你给我闭嘴,我现在有很大的不满与悔恨。你明天就给我回忍足谦也那去。当初真是脑袋被爷爷抽了才会抱这个小混蛋回家。”边说边转身气急败坏地出房门。

  生活三

  “侑士,景吾哥哥呢?好久没见他了……”萧萧坐在沙发上啃苹果。

  “你家的景吾哥哥因为他的相亲对象不理他逃跑了,现在正在全世界追未婚妻呢。”忍足想到迹部气急的模样就想笑。

  “啊?”萧萧疑惑,“为什么要满世界追?”

  “谁知道呢~或许是不允许别人无视他吧?”忍足没有多做表示,伸出手臂把小爱人抱入怀中。

  “哦~”也对,景吾哥哥就是这样一人。

  “对了,精市哥哥下个月要结婚了,我们送什么呢?”无聊的问。

  “到时候再说吧,还有时间。”忍足凑到萧萧的颈边呼吸了下。

  “哦~”

  “爸比~~~~”大门被用力打开,一个小炮弹从门外飞入。

  忍足眼明手快地抱着萧萧转移阵地,小炮弹定在沙发上呼疼,“爸爸!你怎么这样~”嘴巴一扁眼眶湿润,使绝招先。

  “小慎。”萧萧叫唤了一声,敲了敲忍足的手臂“啊——把手放开啦!”原来某只狼手已经在萧萧圆润的臀部暧昧的抚摸了。

  “爸比是小慎的!”小家伙快步跑向忍足,已经五岁的小身子到忍足的腰部,伸出小手使劲扯他的衣角。

  “哼~”忍足故意哼了声。

  “爸爸羞羞,欺负小慎~我要告诉祖爷爷~爸比……”衣角快被扯下来了,还边扯边故意使劲眨眼睛流泪。

  “好啊,你个小坏蛋!爸爸就羞羞给你看~”坏坏的笑容浮现在脸上,让小家伙有危机意识得往后一退。

  忍足放下萧萧,然后慢慢的卷起衣袖,扯开领带,走向后退的小慎。

  “啊啊啊啊~~~大灰狼~~~~爸比救命~~~~”嘴巴喊着爸比,可是逃跑的方向却是大门。

  “别跑~”忍足一个箭步抓住小身子,举起放在脖子上。

  “啊~好高~”果然,很快的,兴奋感取代危机感。

  “大灰狼抓小白兔去~”忍足抓住晃动的小短腿,然后转身向萧萧跑去。

  “啊……侑士你干嘛?别追我……”萧萧大叫着转身就跑。

  “冲啊~~~爸爸加油~~~抓住爸比了~~~~”小兵叛变了,改为忍足摇旗呐喊了。

  “小叛徒!”萧萧笑着喊了声。

  “哈哈哈~~~爸爸加油~”

  “小白兔没地方跑了……”

  “侑士你给我停下!别追我啊……啊……”

  【侑士,如果我不是我,你还会爱我吗?】

  【傻瓜,对我而言,你就是你!永远是那个让我不惜一切、爱之入骨的小可爱!】

  【小慎要永远和爸比一起~唔……爸爸就顺便吧,看他那么可怜的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