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天龙里的剑客 更新:2019-10-11

屋后有泉,泉出如醴。

过来参加楚、木二人婚礼的客人们早在昨天就基本上散尽了,只剩下正堂中这个正在对着酒坛发呆的丐帮长老吴长风了。

楚风过去坐在了吴长风的对面,有些不开心了,指了指他面前的酒坛,道:“吴长老,不带这样的,老朋友愿意给面子过来,那是开心得紧。可你老这架势,是要把我家的酒窖给清了?”

喝了两天的吴长风明显有些醉了,拉着楚风的袖子就不放开了,问道:“乔帮主,乔帮主还没来?”

楚风道:“还没问你呢!大哥忙什么去了,做兄弟的结婚他都不过来?”

“不可能!”吴长风摆了摆手,道,“乔帮主就你一个兄弟,怎么可能不来?”

“别瞎说,你和大哥多年的兄弟,要不是怕你见怪,我也喊你……”

“呸!”吴长风突地将楚风的袖子甩开了,“奶.奶的,他把个半大小子丢给我们当帮主,这是把我们当兄弟么……”

吴长风的酒量明显比不上酒瘾,边发着火,边朝着地上躺了下去……

楚风摇摇头,朝着已经醉倒睡了过去的吴长风昏睡穴上点了一指,走到暗室边上,敲了敲,问道:“老大,这什么情况?”

乔峰高大的身影从暗室中跨了出来,望着吴长风有些纠结地说道:“我……我可能是……是契丹人!”

楚风面上一囧,反问道:“就这事儿?”

................................................

以下……绝对不能算作大纲遁啊……就是脑洞大开了而已……

先从文章结尾处,乔老大收的那个小徒弟说起,小徒弟姓洪(七公)姓郭(靖)当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位新任丐帮帮主必然会在雁门关(襄阳)抵抗辽国的入侵。

少林寺那边,丁春秋一通“生化危机”,扫地僧终于不能在藏经阁继续宅下去了。老人家踏出少室山之后,突然想起来,当年是为了什么练功的。急吼吼地冲到明教去找仇家报仇,哪晓得一众仇人都活得不够长……老人家留下一本《九阴真经》遁世而去,然后貌似就该“华山论剑”了。

继续少林寺。

隐藏型官二代虚竹同学接受少林方丈的任务,打扫藏经阁,偶然间从《楞伽经》的经文夹缝中发现了这么一段话:“呼翕九阳,抱一含元,此书可名九阳真经。”虚竹神僧日后必需要收一个姓张的小徒弟。

还是少林寺?

前文露了一小脸的星宿派大师兄,精习“化功**”却被反噬,这次自家老师丁春秋也被关进了少林寺。师徒之间互相防备着一起琢磨起逃跑路线来了,大师兄偶然间听闻世上还有另一门神功“北冥”,可惜老丁当年也只听过只言片语。就从这只言片语中,大师兄综合全本的化功和一点点北冥精义,“自创”了一门奇功,亦能夺人内力,只是隐患颇多……

继续星宿派大师兄?

第一个被他吸走内力的就是座师丁春秋,趁着丁春秋的死,他逃离了少林寺的……然后他误打误撞去了被扫地老大扫荡过的明教,当上了明教教主,顺道给明教改了个名字,叫“日月神教”?

好吧,我们又要暂时回到少林寺了。

大师兄还没成功越狱之前,阿紫已经被大理段二接走了。不用纠结,我也不怎么喜欢这姑娘,我们要说的是那个一见阿紫就神魂颠倒的聚贤庄少庄主游坦之……很明显,段二没有请他前往大理作客。

寻美无望,游坦之同学终于又想起了自己的老爹……

武力值不够是硬伤,他想着去找薛伯伯问问。薛慕华这阵子应该是在汴梁那边忙着呢,无聊的游坦之不小心撞开了老薛家的密室,在里面发现了一张石刻,开篇八个大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现在转回那个青城派的练剑弟子,余观澜。

这位日后会不会有一个名叫沧海的后辈子孙,暂不可知,至少松风剑法是一直传承下去了的。他拜别师门,独赴蓬莱,不想蓬莱宗门已灭,归途时,遇见了一个美女,嗯,是个大美女,还是个一个武功极高的大美女,她(?)姓游……

这么看来,除非余同学往后纳妾,否则余沧海这货估计是没有了!(未完待续。。。)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