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作者:君知安 更新:2019-10-11

乙未羊年,辛巳月,戍子日。宜纳采,订盟,嫁娶,祈福。

五娘几乎整夜没睡,好不容易快眯一会儿,却又被云苓几个收拾起来。五娘刚起来还一直懵着,一直没反应过来。哪怕昨天林氏和她谈了许久,她到今天猛地意见这阵势还是有些发憷。

这,这便要嫁人了吗?心里咚咚直打鼓。

大红嫁衣罩身,五娘受着摆布稳住自己端庄坐下,有好命婆为她梳起发来。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好命婆的声音带着几分安抚,动作也是轻柔仔细。五娘咽下一口口水看着镜中的女子,镜中女子也脸色微红有些不安的看着她。

不知那边李睿琰是不是也会像自己这样紧张。五娘想想李睿琰,心里突然感觉安定了几分。

沉沉的凤冠压在脑袋上。只觉得头皮一阵发紧。

盛岚看了会儿五娘,对着竹汐点点头,几个人又是好多会儿打量,连季氏和林氏都过来瞧了好几遍,这才算是妥当。五娘端坐着,手里拿着一个石榴。待时辰到了,天边微微泛起鱼肚白,林氏把人都支了出去。

林氏也不知道该如何给这个时代的女子上些知识,捡着几句重要的用隐晦话说了,果不其然见五娘温和的一双眸子别开去,下颌弧度柔美,让人忍不住生几分欺负一下的意思。

一辈子这样盛大的事儿啊。门外传来婆子轻声叩门,“夫人,听说李三爷已经到了门口了。”

林氏嘴角勾了勾,“知道了,我还有几句话再交代五小姐,这就快好了,别来烦着。”

婆子忙应声退了下去,这好日子里可千万不能触了霉头,不然指不定还有什么等着呢。退下去又和另外几个当值的说了几句,几人皆是记下,心里打起十二万分警惕。

林氏推窗而望,五娘眨眨眼,总觉得这个场景莫名的熟悉,心里一突突,好嘛!这可不就是当年李家的十三娘带她出去时候走的路子吗!

可是今儿这种日子......不至于罢,这可是自己的亲嫂嫂啊......

林氏狡黠的冲她一笑,把簪子步摇从头上胡乱的一把拔下,一头乌发顿时倾洒。又轻轻巧巧把她的凤冠拿下,“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你哥哥怎么为难你的好夫君?”又加上一句,“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哟。”

五娘心里一动,这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林氏见她神情松动,从窗边望了望,“如今大约也是过了一半了,你再不去可就真一点都瞧不见了。”

五娘一咬牙,反正当初也不是没和十三娘出去过,哪里还怕呢!褪下大红嫁衣着一件寻常不惹眼的对襟褙子和林氏轻巧的出去,一路东躲西藏的好不容易到了,因今儿这日子,外室的小厮也是早早的都避着,此时见着女眷皆是主动别过眼去。

林氏带着五娘将将到,只见沈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已经从四书五经论到时事,古怪刁钻的那些,别说五娘从未听过。就是身为穿越姑娘的林氏也是闻所未闻,这大舅子欺负姑爷......可还真狠啊......

沈珏又逼问,“今日得我五妹,以后当如何待之?”

李睿琰今天一身大红,越发显得风姿隽爽,他唇微微动了动,眸子好像星辰缀入其中,亮的不敢让人直视。八个字缓缓吐出,掷地有声,“穷尽所能,同生同死。”

沈珏脸上露出几分尚可的意思,身边围观的也都一愣,这片刻瞬间林氏已经拉着五娘飞快回去——笑话!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纪!被自己婆婆逮到了,还活不活了!她只是和自己的小姑子投缘,因此多说两句。可不想被当成什么精怪捉了去,再被赶出家门!她可也想好好过日子呢!

刚到窗边就听有敲门声又想起,纵是婆子千万般不愿意,也架不住该出门子了!

林氏急急忙忙帮着五娘擦去额角隐约渗出的汗水,又帮着把大红嫁衣穿上,凤冠戴上,急急的又喘了两口,这才好不容易平复下来。门外婆子们皆是等不及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林氏摆出一副端庄温婉之色,佯装发怒的对着婆子开口,“不识规矩!耳朵聋了不成!”林氏本就是官家小姐,周身气度压人,且脸上又有些微红,想来是在告诫女儿家出嫁之事,婆子只能嘴里发苦,暗道自己压不住气。

五娘同林氏相视而笑,季氏派人进来,大红盖头一盖,入眼全是一片红色。

心里又是一突,耳边那句话萦绕起来——这便要出嫁了?为□□,为人母,冠夫姓。

粗壮的婆子把她背出门,五娘愣愣的落下泪来,沈珏伸手拍了拍她的背,五娘反而越哭越厉害。她也知道为什么哭的这样惨,为以前的委屈吗,为早逝的生母,还是别的?她统统不知,她只知道心里有什么灼的发烫似乎是快要跳出来。

李三爷把手伸出来,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这自然是不合规矩的。可是五娘把手放进他的手掌,十指相牵,三爷亲自把她送进了轿子里。心里安静的都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只越来越灼。

这个人从一开始就用最真诚的目光看着自己,坦诚以待。怕自己在李家难过,特地叫了她。钱七娘那晚,他不怕家里老太太几位,把人绑了来,就怕自己受委屈。他对自己说给我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护着你。

这个人用自己的方式一点点护着她,穷其所能,同生同死。

五娘的眼泪一点一点坠下来,溶湿了大红衣袖。还好一切都来得及,还好自己还能意识到,还好我们还没晚。

而天边朝阳一缕映照,五娘摸摸石榴,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生母。她微微笑着,阿娘。我如今过得这样好。谢谢你将我生下来,我过得这样好。

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新生,你我相携,同生同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