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生永伴完(完结)
作者:轩邈竞上 更新:2019-10-11

然而,一掌还未靠近斗木獬,一旁的应天也起掌,向着那全力的一掌迎去,而后对着天帝喝道:“陛下到现在还不觉悟吗?!”

觉悟,天帝大笑,不得不说,这个时候他不过是为了能冷静下来也故意爆发出的笑声,因为他的笑声中,还带着一丝竭斯底里的颤抖,奋斗了一生,到现在好不容易才看到了一丝的曙光,可是居然就这么没了,就这么断了。

不,他不甘心。

他狠狠的盯着应天,咬牙切齿,谁来告诉他,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运气都在他那里,为什么所有的神剑最后选择的主人,都是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虽然他没有出过大帐,可是昨天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妖皇败了,败得彻底,而只要一想到他的结局,就将是自己的结局的时候,他就害怕,未到最后那一刻,他不会认输,所以他依旧躲在大帐中,就希望这最后一刻,他能得到泰阿的认同。

可惜他还是失望了。

鱼肠早在被青狐王子夺去,并扔给了应天,现在他的倚仗只有泰阿。

他握紧泰阿,抵死不从。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败了,必败无疑。

最后一战,原来是那么简单,应天甚至没怎么动手,天帝的功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他还紧紧的握着泰阿神剑,一把忠心耿耿,威武不屈的泰阿。

泰阿神剑哪里敢对应天出手,如此一来,天帝更是处处受缚了。

天帝已经疯了,握着泰阿更加不可能赢,这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天兵魔兵都能看清楚的事情,偏偏天帝还不自知,反而将泰阿握的更紧,怎么也不肯放手。

泰阿终于还是脱手而去,便应天握在了手中,光芒大涨。

天帝疯狂大叫,要应天将神剑还给他。

“将神剑还给我,我才是十剑的主人,我才是三界的主人,!”

“哈哈哈,我才是上界之主,哈哈哈……”

天帝疯了,在场的人,包括应天在内,都愣住了,古毕轩呆呆的看着天帝疯狂大笑,得意至极的仰天大笑,也不再像应天讨要神剑,只是这么仰头俯视着他前面的一片空地,指手划脚,让人跪拜,而后又得意洋洋的说什么“免礼平身”之类的。

天帝果然疯了。

他弃他们而去,一片昂头笑着嚷嚷着他是三界之主,一边疯疯癫癫的笑着,摔倒了也不自知,爬起来,继续走着。

斗木獬和舒天王等一干神剑,不是滋味的目送着他的背影越来越小,终于还是不忍心,吩咐了几个身手不错,又机灵有耐心的神将,让他们去寻回天帝。

而后,他们便转过身来,开口向着应天拱手先真心道谢了一番,才和应天商议起之前商议未完的问题。

古毕轩颇为担忧的看着他们,又时常回头看看魔界,就怕魔界会出现他所担心的问题,谁知并没有那个魔将会不甘心,魔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别担心,这些天应天和我聊过这个问题,我已经和那些个魔将商议过了,他们不会趁这个机会攻打仙界的,何况谁才是最后的强者,他们还分得清!”

古毕轩看着那个认真和斗木獬、舒天王商议事情的人,心中佩服,哪知却在这个时候,听到斗木獬、舒天王等几个神将道:“如今仙界帝位空虚无人,请应天神尊莫要在推辞,天帝一位,非神尊莫属!”

古毕轩心口一跳,猛地看向了应天,应天还是淡淡笑着,继续推辞,斗木獬一脸严肃:“神尊,你是十剑之主,天帝一位除了你还有谁能胜任!”

“不不不,严肃的说,我手中只有八把神剑,内子一把,家师一把!”

斗木獬和舒天王等人一脸的无奈,却还是继续劝道:“既是一家人,在谁手中不一样,神尊还请莫要推辞了!”

应天脸上终于笑容一收,口气强硬道:“几位,本尊对天帝一位当真没兴趣,也不能胜任,还请几位另寻高人,应天我,只愿余生能和内子逍遥天地间!”

几位神将目目相觑,似是没想到应天会真的不愿接手这天帝一位,古毕轩呆呆的看着应天,只觉得眼眶胀胀的,湿湿的,有什么直欲冲出,眨了眨眼忍着,便听站在一旁的魔婴叹息道:“我终于知道,我究竟是哪里输了!”

古毕轩再次眨了眨眼睛,望向魔婴,魔婴笑道:“我不可能抛下整个魔界,和你逍遥尘世间,而应天比我更舍得抛下他的野心,若是在一年前,他说他不要这个天帝之位,我是怎么也不愿相信的!”

古毕轩抿了抿嘴,没有回答,心下却有了计较,他不会让应天接手那残败的仙界,天帝一位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既然应天这么乖,他总得给个奖励什么的……

古毕轩笑得大有深意。

当天应天便和仙界几大神将将一干需要商酌的事情都商洽完,魔界这次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仙界西方那数百万里的空地,那并不是多好的一块地,甚至因为属于蛮荒之地而常年荒芜,当这样一块地,却已经让魔界举族欢喜了好久。

这算是皆大欢喜了,三界由此一战,实力也恰恰好拉平了,没个数千年的修生养息,也无法再战一场了。

至于应天凑齐了十大神剑之后,那上古大神的宝藏,应天也明确的表明了不会去看,并当场表明承影在古毕轩手中,干将莫邪在古静毅手中,他不会将十剑凑齐,也没兴趣得到那上古宝藏,他此生将和古毕轩逍遥各个美丽的地方,看尽天地美景。

不管怎么说,三界大战有了应天的插手而没有闹大闹得不可收拾,三界的兵将,都是真心佩服应天的,特别是魔界的兵将,也因此,他们都从心里相信了应天的话,甚至认为这所谓的上古宝藏即便是落入了应天手中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惜人家说了不愿意得到,也没兴趣去探究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事情如此便告一段落了,魔婴等人辞别了应天,便带着兴奋欣喜的手下,回去收拾包裹搬家了,应天看着魔婴一队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对着斗木獬等人悠悠道:“魔界地域常年处于火山口,魔族人生活是三界之中最苦的一方,仙界西边地域宽阔却常年荒芜,便让给魔界倒也不错,只希望魔界之人能由此感激!”

语气轻松,当其中表达的意思,却表露无疑,斗木獬低头,恭敬道:“神尊放心,只要魔界之人不寻事挑衅,我仙界自然不会刻意寻衅!”

这算是承诺了,和仙界讨要这块地皮之前,应天便也和魔婴通了气,不要去惹临近的仙界之人,好不容易得到一块足以让他们安稳生存的地方,魔界应该也不会蠢得去做什么?现在三界应该能得以修生养息一段时日了。

天帝最终还是找到了,可惜已经神智全无,斗木獬揉了揉发胀的眉心,也只能叹息一声,回去重新找一个德高望重之辈任职天帝一位。

操心了这么久的事情也终于结束了,应天松了一口气,带着古毕轩辞别了仙界的众人,向着阔别已久的翔天宫奔去。

回去的路古毕轩是兴奋的,就要见到久不见的古静毅,他自然欣喜。

翔天宫还是离开前的模样,看样子元极将翔天宫管理得很好,见到古毕轩等人平安而归,古静毅等人也很开心,特别是听闻了事情已经结束,更是开心无比,当听到妖皇天帝的最终结局,便又是唏嘘不已了起来,但两人也可以算是自作孽了,众人悲叹几声之后,还是被古毕轩等人回来的喜庆代替了。

当晚便是一桌子的丰盛饭菜酒水伺候,古静毅又说了一下翔天宫的事情,又相聚了一晚,第二天元极和前翔天宫管家,日昃的师父便起身辞去,理由是他们也出来很久了,最近灵力使用濒繁,还得回去闭关一阵子才行。

而后不久,古静毅等人也离开了翔天宫回了逆水宫,古毕轩虽然不舍,但应天却没有拦着,人生也不过如此,聚聚散散,反复无常。

在这之后,应天便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好不容易事情才结束,应天的忙碌却让古毕轩疑惑了,终于有一天,古毕轩堵住了书房大门将应天拦住,很是欲求不满一般的质问了起来。

应天笑着将人狠狠蹂躏了一番,这才笑道:“娘子不是想和为夫一起逍遥于尘世间!”

古毕轩狠狠瞪目:“不要叫我娘子!”

应天也不理他,只是将人一把抱起,往他们的房间走去,一路无视一干笑得花痴的婢女丫鬟,道:“为夫不好好将翔天宫的事情交代一番,又怎么有时间带着娘子尘世逍遥呢?”

挣扎得面红耳赤的古毕轩猛地停住不动了,惊讶的问道:“真的!”

他一直以为这只是应天辞去天帝一职的借口,哪知应天却笑得狡猾不怀好意:“是不是真的,就要看娘子今晚的表现如何了……”

被人推上了床上,古毕轩却还犹自不知,还在消化着应天这话是何意,应天靠近古毕轩,将整个额头贴在了古毕轩的额头上:“娘子是不是还欠了为夫一件事情!”

“什、什么?”古毕轩被应天那黑黝黝的眼神看得心里毛毛的,一阵口干舌燥,应天却将人推到了,一把压上去,笑得奸诈:“断山山上,你是不是还欠为夫一个奖励!”

奖励。

奖励。

古毕轩记起来了,但当时自己可没有说出来吧!应天怎么会知道。

古毕轩愣愣的想着,衣服被人剥光了还不自知,等到身子一凉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应天笑道:“那日你那赤、裸裸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你……”

“唔……”

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唇瓣,正好成全了应天那早已口干舌燥的唇舌,直接夺门而入,急色无比……

夜色正好,一夜娇、吟不断,羞煞了门外偷看的一干婢女丫鬟……

第二天,古毕轩沉沉的睡了一天,和应天出宫逍遥的计划不得不拖了下来,等得终于得以出宫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了。

十剑齐聚之时,便是永伴君侧之日。

梵岚的一声似是诅咒又似是诺言的临终一句话,却让古毕轩一生感到庆幸,十剑最终虽然没有全部落入应天手中,当也差不多了,而他,也真的永伴君侧一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