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神秘老人(5)
作者:朱太河 更新:2019-10-11

  过了一会,翁求和忽然看着柳如梦问:“你是不是喜欢秋遇?”柳如梦没想到他忽然问这个,愣了一下,眨了几下眼睛,娇羞地点了点头。翁求和说:“那让你嫁给他,你愿不愿意?”柳如梦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说了句“我不知道”就捂着脸跑开了。吴秋遇收了式,回到翁求和面前。翁求和说:“你把如梦叫过来,我对你们有话要说。”吴秋遇见如梦站在树丛前面正若有所思地揪着树叶,就过去把她叫了过来。柳如梦知道老人要说什么事,羞得一直低着头。翁求和坐在洞口的青石上,叫二人并排坐在对面,开口说道:“你们都不小了,到了该婚配的年龄。我看你二人情投意合,相识已久,正好配做一对。不如就由师公做主,你们结为夫妻如何?”柳如梦偷偷看了一眼吴秋遇,赶紧又把头低下。吴秋遇完全没有准备,一下子愣住。翁求和故意问道:“如梦姑娘,你可看得上我这徒孙?”柳如梦心中自然愿意,只是羞怯难以明言,低着头小声说道:“全凭师公做主。我……听师公的。”吴秋遇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摆手道:“师公,不行啊。”柳如梦惊讶地看着吴秋遇,不知他为何会如此反应。翁求和问:“为什么不行?难道你不喜欢如梦?她有什么不好?”吴秋遇说:“不是的,她很好。只是……我……”柳如梦说:“你是不是还想着小灵子?”翁求和愣了一下,问:“小灵子是谁?她在哪儿?”吴秋遇沉默不语。柳如梦解释道:“小灵子是一心哥哥最好的朋友。她在大漠遇到流沙,已经不在了。我们在那边还给她埋了坟。”翁求和暗自松了一口气:“既然小灵子已经不在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用再难过了。活人还得过活人的日子。今天师公就给你们做主,你们就在此结为夫妻吧。”吴秋遇闷声不语。翁求和假装生气道:“怎么,师公做不得你的主么?”吴秋遇左右为难。柳如梦赶紧说道:“师公您别生气。这个事太突然了,一心哥哥……和我……都还要想想。您就别逼他了。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明日再给您回话。”翁求和说:“也好。我不为难你们,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明日午时,务必给我一个说法。”柳如梦轻轻拉了拉吴秋遇的衣角,提醒他不要惹老人生气。吴秋遇没办法,只得点了点头。回到窝棚,吴秋遇一筹莫展,默默起身往小灵子的坟前走去。柳如梦悄悄跟了去,见吴秋遇正坐在坟前叹息,走上前对着坟头说道:“小灵子,我和一心哥哥又来看你了。今日一心哥哥的师公劝婚,叫一心哥哥很为难。他放不下你,可是又不能惹老人家生气。你放心,我会帮一心哥哥的。如果他不愿意,我决不让他太勉强。如果……如果他为了师公,勉强答应了,我一定替你好好照顾他。我也觉得这个事太突然了,可是师公是长辈,一心哥哥的师父已经不在了,老人家没人照顾,他的话我们又不能不听。我想,也许可以先把婚事应下来,什么时候成亲以后再说。这样既算是答应了师公的要求,又不会让一心哥哥太为难。你觉得呢,小灵子,我这个想法行吗?你那么聪明,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可惜我只能想到这个,要是一心哥哥不同意,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她在那里一个人念念道道,其实吴秋遇都听进去了。思量再三,吴秋遇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伸手摸着坟上的石头,又叹息了一阵,起身说道:“咱们走吧。”柳如梦说:“小灵子真心盼着你好。你过得好了,她也会高兴的。”吴秋遇点了点头,又在坟前站立了一会,才跟着柳如梦默默离去。第二天,吴秋遇和柳如梦在翁求和的面前订了婚。柳如梦与翁求和是真心高兴。吴秋遇虽然心中有些许无奈,但是脸上还得装出高兴的样子。三个人以清水代酒,好好庆祝了一番。就连小猴子也欢蹦乱跳,仿佛看懂了一般。翁求和忽然想起心事,放下水碗开始叹气。柳如梦问起原因。翁求和说:“你们两个有**终成眷属,我自然为你们高兴。想当年我那好徒儿和他的红颜知己……险些被我拆散,这件事在我心中始终是个遗憾。也不知如今他们状况如何?还有没有机会喝到他们的喜酒……”吴秋遇问:“师公说的是铁师叔和纪明月姑姑?”翁求和一愣:“这个事你师父跟你提过?”吴秋遇说:“没有。几个月前我在云中山见过铁秋声师叔。”翁求和惊喜道:“你认识他们?那他们现在哪里?过得怎样?”吴秋遇说:“纪姑姑几年前在山西被人害死了。铁师叔正在追查凶手。”“啊,明月死了?死了?”翁求和缓缓站起来,喃喃地自语了几句,转身往山洞里走去。接连两天,翁求和没有出过山洞。每次柳如梦给他送饭进去,他连动都不动。这位白衣老人在青石板上静静躺着,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吴秋遇上前一摸脉搏,惊讶地发现老人病了。吴秋遇和柳如梦悉心照顾了两日,又是采药熬煮,又是苦口劝说,老人终于勉强进食,渐有好转。吴秋遇扶着师公走出山洞,到外面透气。翁求和问他:“杀害明月的凶手找到了吗?”吴秋遇说:“我倒是无意间听到消息,说是天山恶鬼和蒙昆干的。铁师叔可能还不知道。”翁求和看着他:“你为什么没告诉他?”吴秋遇说:“我在登封听说此事,不久就在黄河遇险漂到这里,还没机会见到铁师叔。”翁求和点了点头,看着吴秋遇说:“你虽然下山时间不长,却好像经历了不少事。来,说给师公听听。”吴秋遇便把跟随师父下山以来的各种经历都简单说了一遍。翁求和说:“秋遇呀,你的这一番际遇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机缘巧合,你学会了我的随心所欲手和苍生的降魔十三式,还有幸与少林寺、丐帮、北冥教的诸多高手甚至西域的赐熊双怪打过交到,江湖经历虽短,却不可谓不丰富。既然上天安排你有如此经历,决不是让你在这孤岛上终老此生用的。我看,你还是带着如梦姑娘离开这里吧。”吴秋遇一愣:“可是……我们在外面也没什么牵挂了呀。能在这里陪着师公,伺候您老人家,我觉得挺好。如梦也是这么想的。”翁求和握住吴秋遇的手,缓缓说道:“秋遇,你听我说。你和如梦已经定亲,早晚要成亲,早晚要生孩子。你身体健壮,吃得了任何苦,这个我知道。可是如梦呢,孩子呢,他们总能吃得了那些苦吗?岛上的吃喝维持生存尚还勉强,对于体弱的妇孺却远远不够。你单想想,他们若是生了大病,你能找到好药么?这是其一。既然上天给你安排这么多机缘巧合,你当不负了这半生经历和一身本事才是。我避居此地也有无奈,江湖上随时就会有血雨腥风,需要有人拯救。我虽有武林至尊的虚名,如今已无此力。你是我毕生心血的唯一传人,又与多个门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可担当此任。”吴秋遇说:“我不行的。我不想……”翁求和说:“这已经不是你想不想的事了。你得为如梦和将来的孩子想想,为武林中千千万万的无辜生灵想想。如果只有你能帮他们、救他们,你能不去?”吴秋遇:“我……可是……”翁求和说:“就算你真的不愿意管武林的纷争,将来你还可以回来呀。眼下至少有几件事需要你去做。”吴秋遇静静地听着。翁求和继续说道:“第一,苍生遇害以后,为躲避铁拳门的追杀,你没来的及寻找他的尸体安葬。现在你的武功已非寻常高手可比,你可以去朔州找到你师父的遗体,把他好生安葬,这也是你的一片孝心。第二,小灵子姑娘遭遇流沙,连个尸首物件都没有,你埋个空坟就完了?是不是可以再去找一下,她生前用过的东西,她的恩人仇人?第三,你知道杀害明月的凶手,应该尽快告知秋声,让他早日报仇。第四,如梦姑娘的父母分两处安葬,你不是答应帮她去迎回母亲的尸骨吗?如此等等,你们不是没有牵挂,只是逃避而已。师公觉得你应该再去闯荡一下,什么时候真的厌倦了,随时还可以回来呀。”翁求和说的这几件事,件件说到吴秋遇的心里,他想了一下,说:“师公,我明白了。我这就跟去如梦商量一下。”柳如梦只想跟吴秋遇在一起,他去哪里,自己都会跟去哪里,因而全让吴秋遇做主。二人又去找翁求和商量了一下,决心回归中土。翁求和是不走的,但是指点吴秋遇做了精心的准备。先花了一天多的时间,用木头和藤条做了个大筏子,又准备了充足的清水吃食。这一天,天气晴朗,正是出海的好时机。吴秋遇和柳如梦先去小灵子坟前祭拜了一番,然后去找翁求和辞行。翁求和带着小猴子一直把他们送到岸边。两个人双双跪拜之后,才擦着眼泪登上木筏,依依不舍地离岸而去。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